/青训动态/
Responsive image

全部年份

全部月份

从“四小天鹅”到青训严师 隋东亮的执着与期待

|2018-02-23

2017-11-16

31.jpg

2010年退役后,曾是健力宝“四小天鹅”之一的隋东亮拿起教鞭,成为北京中赫国安的青训主教练。巴顿、杜明洋、朱朝庆等一批球员都曾经在他麾下接受训练。要求近乎苛刻的他,在场上就是一位严师;生活中,“婆婆妈妈”的他又像是球员的家长。正经历执教生涯“七年之痒”,他却对一切都很享受。隋东亮的球队在中超精英梯队联赛(U18年龄段)第五阶段比赛中取得三胜一平两负的战绩,他希望球员能通过比赛快速成长。

管理队伍风格要高压

36.jpg

你管理队伍崇尚什么风格?

隋东亮:高压。球员表现再出色,也不能让他们觉得满足。必须让他们保持饥饿感,直到成才的那一天。这几年我也总结了一些东西,年轻队员必须严格管理。我特别希望通过严格管理让队员感受到什么叫团结,什么叫纪律严明,什么叫统一行动。

现在的青年队与过去相比有区别吗?

隋东亮:现在的年轻人好动好玩。外面的诱惑也很多,比如手机、iPad。我们那时候生活很简单,哪怕给家里打电话一个星期也只能打一次,基本都是写信。

32.jpg

你用什么方式约束他们?

隋东亮:每个阶段我都要求大家写总结。教练组要写比赛总结,每个队员也要写一份总结。每个人的总结我都会给一个评估。我认为多动动笔杆子是好事。如果球员都不了解自己,哪能了解对手呢?

你和这些队员有代沟吗?

隋东亮:我比较适应他们。我需要了解他们玩的东西,比如现在都在玩的王者荣耀。我对网络游戏比较反感,但他们真的着迷。我们怕球员晚上休息不好,会收掉手机。足协给精英队球员发了高科技背心,可以监测跑动距离、路线及心率变化等,也能监测他们的休息质量。现在情况好多了。

希望培养出更多“巴顿、朱朝庆、杜明洋”

33.jpg

有一种说法是,现在的球员不如过去的出色了,你认同吗?

隋东亮:现代足球节奏越来越快,技战术也越来越丰富。这就要求球员要拥有更加全面的技术、更快的速度和更好的身体。以前都是死的,打法很单一,球员的特点也很单一。

明星级的球员越来越少?

隋东亮:这也要看个人。第一,吃苦很重要,第二就是热爱。比如我做教练,就是因为喜欢。看球员们一天天进步,直到像巴顿、朱朝庆、杜明洋这些小孩踢出来,我就很骄傲,觉得这几年没白培养。

37.jpg

你们“四小天鹅”(李金羽、李铁、隋东亮、张效瑞)在巴西时印象深刻的事还记得吗?

隋东亮:当时我和李金羽住一个屋。厨师走了,领队带我们买菜。一到吃鱼就轮到我们屋值日,我们要洗鱼、掏肠子。当时住在一个庄园里,每次倒垃圾时前面要有人打草,因为里面有蜥蜴、蛇。朱(广沪)指导带着我们全巴西比赛,经常坐三四十个小时的大巴。但可以和智利、乌拉圭、巴拉圭的青年队比赛。虽然离家那么远,但也是一种磨炼。现在想想,特有意思。

现在还能复制“四小天鹅”吗?

隋东亮:有可能。我们那时候比较闭塞,现在的年轻人可以去各个国家留洋。球员选才面也更广泛了。我们那时是公派的,现在是个人选择。他们可以到各个俱乐部,当然面对的竞争也比我们要激烈得多。

中赫国安青训越来越规范和系统

34.jpg

你观察国外的青训,有什么新感受?

隋东亮:前一段时间巴西圣保罗青年队来了,感觉南美球队越来越向欧洲球队发展了,要求整体性,但个人技术依然很棒。我之前去葡萄牙,他们的青训系统很完整,有自己的特色。所以说,我们在学习之后也要依照国情发展。还有,就是他们踢球很快乐,足球氛围很好。我们相比还是差一些。

还有什么需要学习的?

隋东亮:国外联赛,球员十七八岁就打上主力了,他们不看年龄,只看能力。队员也不能老把自己当小孩。黄博文、闫相闯当时很小就被拉到一队一起练,这对他们的水平和信心有很大提高。即便当时能力有欠缺,又可以回到梯队,再通过努力回到一队,这都是一种锻炼。

38.jpg

现在众多资本涌入足球,怎么才能留住人才?

隋东亮:要分两面看。有的俱乐部有经济实力能够吸引人才,有的俱乐部就要建立良好的青训体系培养人才。但我觉得,市场要更规范一点,需要保护球员,保护俱乐部的利益。一些经纪人的不规范运作也造成了不太好的影响,有的球员没达到一定的高度,就要求转会,要转会费,我觉得这是不对的。

今年国安青训有什么变化?

隋东亮:一是俱乐部开始重视青训。我们搬到了顺义基地,这里交通更便捷,球员父母来看比赛能更方便一点。吃、住、行,越来越规范和系统了。二是02-03梯队能上学了,这是更积极的一面,教育和竞技两手抓,家长也不担心了。最近,俱乐部还将北京校园足球市场打开了,能吸引更多的好球员。今年感受特别深的还有,年轻教练加入进来,整个教练团队更为整齐和丰富。

U19比赛夺季军 明年期待新突破

35.jpg

从事青训工作这么多年,有没有感触比较深的时候?

隋东亮:经常在外面,很少顾家,好在爱人和父母都很支持。家庭稳定,工作就没有后顾之忧。今年上半年我们参加全国U19比赛拿到第3名,虽然不是冠亚军,但我知道这帮孩子不容易,他们通过努力最终有所收获。看到他们高兴,我也很欣慰。

面对外界的“诱惑”你是如何处理的?

隋东亮:有请我执教的,但我始终觉得资历不够,还需要不断学习。起码要形成一套自己的东西,到了一线队,就会容易一些。相对于成年队,孩子更不容易管理。现在的工作做好了,以后才可以水到渠成。世界范围内都是这样,青年教练成长到40岁左右才开始执教一线队。

明年有什么打算和安排?

隋东亮:接下来看领导怎么安排了。希望明年能有点突破,U19的比赛或者精英队的联赛,名次要往上走。

39.jpg

现在这支队伍中有没有像巴顿、杜明洋这样的队员?

隋东亮:有几个孩子还不错,比如张博凌、练栋伟。门将郭翰儒,现在就1米92了,身体条件特别好。希望他们能卧薪尝胆,好好在这儿训练。

你在球队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隋东亮:球场上就是严师,生活上就像老大哥一样。他们其实跟自己的孩子一样。最近天气转凉,可能不注意就感冒了,我们就要跟在后面提醒。他们在家里嫌父母唠叨,在这里嫌我们唠叨。我说,等我什么时候不说了,你就差不多(成才)了。

(文章来源:新京报 记者:房亮)

qingxunbijia.jpg

beijingguoan.jpg


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70333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