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声音/
Responsive image

国安探索“育人”青训新途径 不单纯追求“出成绩”

媒体声音|2019-03-07

过往,人们对中国足球青训的评判标准大多集中在“出成绩”层面。取得了多少胜利、培养出了多少职业球员和国脚,成为了评判一家青训机构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然而这种单纯关注成材率的评价体系,不仅没能帮助中国足球在竞技层面取得成功,反而使得中国足球人口出现萎缩、中国足球文化传承出现了割裂。



因此不少人都开始反思,这种单纯追求成绩的青训体系和评价标准,是否真的有利于中国足球的发展?2017年中赫集团接手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后,就在青训建设层面摸索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以育人为青训使命,彻底打破单元评价体系。

从顶层设计到基础推广都以育人为主

“我们会积极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培养对社会有用的人。”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负责青训业务的副总经理张智君说,他表示这是北京中赫国安青训最重要的使命。

由于精英培训的成材率非常低,每一批青训球员中最终能走上职业足球道路的人寥寥无几。因此,单一以成材率为评价标准,往往会致使无法成为职业球员的青少年成为“牺牲品”,这也是此前国内足球人口逐年萎缩,没有家长愿意送孩子去踢球的重要原因。而过分追求青训成绩,又造成了选材的单一化、技战术培养的落后,这是因为在青少年比赛中,高举高打的简单战术往往在短期内比技术流更容易出成绩。



目前北京中赫国安的青训部由梯队和校园足球两部分构成,虽然两部分侧重不尽相同,但都在追求打破单元评价体系,以“育人”为其使命。“我们的愿景就是与社会、家长共同合作,制定体育、教育和娱乐相结合的合理培养计划,最终培养出从技术到身体和心理方面都出色的年轻人。”张智君说。

截止2018年年底,北京中赫国安已经打造了由U12至预备队的11支各级梯队。其中,全部梯队都与北京知名学校牛栏山中学合作,球员们上午在学校接受正常的文化课教育,下午则进行足球专项训练。不同于过往流于形式的文化课教育,北京中赫国安的梯队球员如果在课堂上不遵守纪律,不能按时完成文化课作业,将会被梯队停训。

“踢球与学习不是矛盾的,通过我在荷兰阿贾克斯多年的经验来看,踢足球的孩子整体成绩甚至要好于普通学生。”来自荷兰的北京中赫国安青训总监帕特里克说。

校园足球方面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重在推广普及足球运动,培养青少年对于足球运动的兴趣,由此夯实足球文化传播的土壤。2018年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与北京市教委合作,由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首期出资1600万元,启动了校园足球“小比赛·大梦想”项目。

该项目“淡化竞技,着眼普及”,通过采用活动围栏将一块场地分隔为多块小场地的方式,有效地解决了小学场地不足的问题。“小比赛”增加了小同学平均触球次数、射门次数,有利于培养孩子们对足球运动的兴趣。同时,为了让同学们尽情享受足球的乐趣,项目并不设置裁判和教练,不打断孩子们的比赛,让孩子们在游戏性的比赛中感受足球的魅力。

“在我看来,足球更应该是教育的一部分。完全人格,首在体育。足球是教育的一部分,是育人的一个载体,所以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我们希望淡化成绩,着眼普及,以培养广大青少年的健康体魄和健全人格。”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周金辉在项目启动仪式上说。

截至2018年9月1日“小比赛·大梦想”在北京市116所小学推广,共25000学生参加。该项目预计截至2019年6月底,将有总计5000支球队参加,一年中比赛总场次将达到150000场,每个孩子最少会踢60场比赛。计划到2019年年底活动将推广到500所小学,覆盖100000名小学生。未来还将携手京津冀地区1000所小学,覆盖250000名小学生。

可以说,不管是梯队的顶层建设,还是在校园足球的基础推广上,国安都以“育人”为其使命,打破了此前单一的青训培养体系和单元评价标准。

育人不分年龄段

2019年对于20岁的刘冀深来说是最重要的一年,一年前他的身份还是北京中赫国安预备队的球员,而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北京中赫国安青训体系的教练员助理。

2月22日,在本赛季超级杯开打前一天,国安派出了两名青训教练员,在苏州当地举办了一堂足球公益课。刘冀深就是两名教练员之一,这堂公益课也成为了他的处女课。“我的经验肯定还差了点,但整体还可以,按照预先准备好的教案顺利带完了这堂课。”职业球员出身的刘冀深,基本功足够扎实,因此他也将训练重点放在了纠正小球员的技术动作上。“很难得,能有职业级别的球员来为我们的小球员指导,非常感谢国安俱乐部和刘教练。”公益课结束后,苏州当地青训教练员说。

北京中赫国安的育人理念不仅针对青少年球员,对于预备队球员甚至梯队教练,国安同样有意识的在进行全方位的培养。“因为我这个年纪面临分流,要么进入一线队,要么就要去其他球队试训了。俱乐部也有意识对我们进行了全方位培养,很早就让我们上教练课,我已经考下了D级教练证。”刘冀深说。新赛季他将成为国安青训体系中的一名教练助理,国安U19梯队中的唐晓坤也和刘冀深一样,完成了从球员到教练员的转变。

从球员到教练员的转型并不容易,尤其对于青训教练来说,所需要具备的不仅是足球专业知识,更需要具备教育心理学、急救、数据统计分析等全方面的知识。因此,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在正常的文化课和教练课程培训外,还为梯队的球员开设了心理学、运动英语、急救等实用课程。

“像我今天带的5岁以下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还是挺不好带的。因为孩子太小,一起上课缺少纪律性。还好我们之前都学过相关的教育心理学知识,知道应该怎么应对。今天带完这堂公益课,我突然感到俱乐部以前给我们开设的那些课程确实很有必要。”刘冀深说。 



此外,国安也没有放松对于国产教练员的培养。目前北京中赫国安的青训顶层建设由外教操刀,来自荷兰的保罗和帕特里克分别担任俱乐部青训运营总监和青训总监。但除预备队之外,国安各级梯队的主教练全部由国内教练员担任,大量外教负责进攻训练、技术训练,以此辅助国产主教练。对于国安来说,并不是没有能力聘任外籍梯队主教练,但中国足球未来终究要靠中国人自己,因此国安在培养球员的同时,也有意识地在培养自家青训教练。

目前不少国安功勋球员都加入了国安的青训体系,杨璞和隋东亮担任不同梯队的主教练,张辛欣也加入了青训部门,负责合作网点校的相关工作。

杨璞表示,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亲自为国安、为中国队培养出人才,他对此也充满信心。“我们的目标是培养出更多复合型人才,不是只有成为职业球员才算人才。当然在职业球员培养方面我们也充满信心,我们相信会在未来10年内培养出3-4名国脚!”杨璞说。

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7033382号-1